中共诸城市委、市政府指定发布平台 | 客户端

当前位置:首页

茂庄记忆

  茂庄是诸城北部的一个普通村落,那里是我早已逝去的祖母的娘家,每次到河畔祖母坟前祭扫,都忍不住隔河远望她的故乡。
  那时的故乡充满了淳朴与可爱,我和祖母坐在暖暖的土炕上,倚着窄窄的窗台,听她讲述娘家醉人的故事,一阵微风拂过土墙而来,隔着窗棂的花花草草也来凑热闹。祖母的父亲是个开明的读书人,祖母常常说起早年父亲让她放足的故事,话语里尽是绵绵思念。祖母的母亲我是见过的,常来祖母家小住,拄着一根拐杖,面容却没有祖母慈祥,我常常躲在门后不敢看她。听说,祖母常常把娘家的旧书籍带回来,那些《三侠五义》《东周列国志》都成了祖父和本家一位大爷的最爱。祖父晚年,不事稼穑,满炕的书籍,书里睡书里醒,带着村邻的不解,在祖母去世十三年后,长眠在巴山北麓的原野上。
  “茂庄”二字是童年里最熟悉最亲切的词语,我最喜欢被祖母用宽大的衣襟揣在怀里,随祖母回娘家。祖母挎上包袱,出了家门,喊退想追随的狗儿,不一会就出了胡同。拐进一条曲折的小路,我折上一根细长的荆条玩耍,宽广的潍河就到了眼前。水流不急的时候,我们是不走村北大石桥的,那样能少走一段路。踩着长满青苔的石头,迷恋着调皮的鱼虾,听着潺潺的流水声,不一会儿就到了河对岸。爬上高高的河堤,便是祖母大姐所嫁的大古县村。为什么叫古县,我一直纳闷儿,直到读大学时翻阅谭其骧先生的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,才知道这里曾经是汉代高密国石泉县城的所在地。
  在古县村,祖母往往带我在村前的姨奶奶家休息会儿,姨奶奶家养着一匹枣红马,长着帅气的鬃毛,披着亮如锦缎的毛发,他的主人,一位带着瓜皮帽的老头儿,总是堆满一脸善意的笑。姨奶奶家门前就是通往茂庄的路,沿着河岸南行,窄窄的土路,不时冒出几颗讨厌的蒺藜,走过二三里路的样子,在毗邻河岸小路直角西拐,尽头就是茂庄村北了。如果去的人多,叔叔会赶着驴车送我们,毛驴咔哒咔哒的蹄子声,支噶支噶的车轮声,伴着不时激起的尘土,描绘着一副朴素的乡间画图。
  记忆里的茂庄,村子不大,但高低不平,落差很大,村西有一条我叫不出名字的小河。第一次见到黄烟,就是在茂庄,一座座造型特别的烤烟屋充满了神秘。祖母有两个哥哥,二舅爷爷家里的两位表叔让我记忆犹新,他们都是失聪者,听不到我说话,但都很伶俐。小表叔每次见到我,就搬出他满箱子的小人书给我看。祖母曾说过,小表叔小时候是会说话的,可惜一辈子只叫了她几声姑姑,就因为注射用药失聪变成哑巴了。幸运的是,两位表叔情商都很高,后来都娶了漂亮的媳妇,只是小表叔几十年未见,不知他是否还记得那些年的往事。
  随祖母到茂庄,有时候也小住上几天,他乡的夜晚,陌生的屋子,总是有点想家,但我从来不会哭闹。在茂庄,有太多的喜事儿,表叔一个个结婚,我能去看新娘,讨要几块糖果,回来向小伙伴们炫耀。新春正月里去拜年,舅奶奶都会给上几角磕头钱,令我高兴不已。多年以后,偶从茂庄经过,回念往事,却早已寻不到熟悉的巷口,也听不到那些熟悉的声音了。
  二十六年前的一个深秋之夜,还在他乡读书的我,彻夜无眠,我知道久病的祖母一定是离开我了。祖母真的走了。祖母的故乡茂庄,从此也远离了我,我无法再次踏进她的怀抱,但从我的故乡到茂庄的乡间小路,依然行走在我美好的记忆里。闭上眼,我又能看到一位体态微胖的农家妇女,牵着她瘦小的孙儿跨过潍河,一路向南,又向西折……
  (作者:李金科,高密市文联)
中国诸城
主管:中共诸城市委、诸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: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承办: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
中国诸城 地址: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:262200 电话:0536-6075711 投稿邮箱:zc6073105@163.com
鲁ICP备12026069号-3